一場有關生活的運動

那是2010年1月16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高鐵的669億元撥款,8,000名公眾包圍立法會。反高鐵運動可算是在短時間內聚集了許多市民的關注,只是都太遲了,決意要通過的還是會通過。抗議,甚至是衝突,雖然是切實的行動,但除了表態以外,卻沒有做到些甚麼。然後,2011年年初,正式收地,鐵路工程正式開展。

兩年過去,在反高鐵時期鬧得熱烘烘的功能組別問題早被一干其他議題拋諸腦後,所謂政改方案通過了,如今特首候選人還提出增加功能組別選民人數。樓價從來沒下降過,曾經在媒體上討論的土地問題(遑論公義或其他)彷彿只是曇花一現。

在農曆新年長假期的最後一天,到了八鄉的菜園村生活館,參加「米黎生活館」稻米分享會,看看已經在八鄉投入耕作差不多一年的「八十後」的實驗成果。在生活館中親身實踐著農耕和其代表著的生活價值的,有許多都是之前的運動中的骨幹成員或熱心參加者。那些在立法會門外高呼的價值,他們正在試著活出來。

他們在菜園新村附近租來農地,學習有機耕作,更試著在這場學習中,尋索那些在城市中無法想像的農業、鄉村,以至社群的脈絡。譬如,不同村落的組成、村落的社交空間、香港僅餘的農業運作等等。處處以為隨機的設置,每每其來有自,同時也能告訴我們更多。有條不紊的灌溉系統,代表的除了是規劃的智慧外,也顯示出能統一鄉民一同承擔工程的能力,和族群之內唇齒相依的關係。

開展了有機耕作還不夠,參與耕作食物是為要知道賴以為生的食物是從哪裡來,親身投入這個生產過程,於是他們在上一年立秋前夕,第一次嘗試種水稻,也就是種米。分享會晚上,嘗過這些米飯後,大伙在餐桌前看著紀錄由插秧,到收割、打穀整個過程的短片。自少在田裡長大的村民們,笑著對片中這班半途出家的農夫們的笨拙舉動指指點點。這班來自城市的農夫新手說,這也是一場運動,所指的是務農本身,學習掌握生活基本所需本身。而且,正正是這場將更徹底也更長遠的活動,把兩群因運動而走在一起的人連繫得更緊,關係變得流動;村民不再只是政府政策下的受害者,「八十後」也不只是「激進」兩字可以概括。作為行動者的他們,正以另外的方式實踐著。

作為Page Next的第一篇blog,本來是應該乖乖的寫寫視覺藝術。但我更相信,無論是在甚麼時間,生活之於藝術是不能分割的。如果當代藝術可以是有關實踐和感知,這大概可以作為我們的出發點。

有關生活館的資料:http://www.facebook.com/sangwoodgoon

比較閱讀:
藝術家Rirkrit Tiravanija 有份創辦的社區/藝術項目The Land Project
http://www.thelandfoundation.org/
http://artradarjournal.com/2011/06/15/relational-aesthetics-artist-rirkrit-tiravanija-studio-banana-interview/

心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